澳门威斯尼斯登录

教育产业大咖热议线上线下融合:明年行业还有很大机会 但“步子不要迈太大”

2020-12-23 12:02      点击:188

本报记者 谢岚

即将过去的2020年,教育行业无疑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一方面线下教育机构在冲击下艰难求生,另一方面线上教育机构站上风口跑马圈地。越来越多的教育企业开始思考疫情背景下行业发展方向,线上和线下、教育和技术的深度融合已是大势所趋。

12月18日,由《证券日报》社主办的“2020中国教育资本论坛”在京召开。当日举行的圆桌论坛上,在泰合资本董事蒋铠阳的主持下,包括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世纪海航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林水源、三好网总裁余敏、英孚教育副总裁孙鹏和翼欧教育副总裁高寒在内的教育产业大咖齐聚一堂,深入探讨线上线下教育如何融合、高昂的获客成本现状如何破解等业界关注的焦点话题。

对明年行业前景充满信心

面对波澜起伏的行业大势,嘉宾们首先各自选择了自己的年度关键词,表达对2020年整个行业的感受。

于大川表示,对于豌豆思维来说,2020年应该用三个词来形容:年初的如履薄冰,年中的乘风破浪,现在的元气满满。“年初的时候我们确实不知道这次疫情会有多大影响,所以当时非常紧张,不过大家还是充满创业精神的进行自救。期间豌豆增长非常快,单月不断创出新高,并购了行业非常大的同业机构。站在年末的时间点,感觉还是充满希望的,2021年这个行业应该是有很大的机会。”

余敏认为2020年是“冰”与“火”的一年。“冰”是疫情让很多线下教育机构很痛苦,“火”是指线上教育烧钱。“整个教育行业在2020年都是不太踏实的一年,也是很忐忑的一年,但是整体来讲,我个人对2021年还是充满信心的。哪怕是有阶段性的回落,未来还是会上涨,包括疫情结束之后,可能线下也会恢复元气。”

孙鹏选择了“活着”作为年度关键词。“今年年初我们线下的学校基本上全部关闭,用了大概两周的时间把线下所有学员转移到了线上。疫情期间我们的内部效率在提升,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就是为了最终能够坚持得更久。”

“要是我选一个词的话,我会选‘融合’这两个字。”高寒表示,疫情不仅让教育培训企业开始大量做线上课程,中小学其实也都开始上在线课程。“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我们也和很多学校一块推进这件事情,现在逐渐看到有阶段性结果出来。2020年应该是线上线下融合的一个元年或者是起点。”

线上线下融合内涵变丰富

谈及疫情影响下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的加速融合,与会嘉宾从自身企业的实践出发分享了各自的观点和建议。

高寒认为,这绝对不再是线下培训机构额外去开一个线上的课程,其内涵会变得更为丰富和深刻,主要体现在几个层面:一是教学资源变得融合;二是教学形式的融合;三是硬件平台包括教学硬件线上线下的融合。

孙鹏介绍说,英孚其实从1996年开始就做了线上平台,到了2005年开出了第一家线下学校,并坚定了线上和线下融合的方向。“过去十五年,我们在线下的拓展比较大,原因是线下的体验会好很多。当然,我们判断5G到来后,随着技术层面VR等虚拟技术出现,可能线上的体验会更好,所以线上和线下最终还是会走向融合。”

林水源表示,编程教育是比较细分的领域,在中国的三四线乃至部分二线城市并没有对应的人才供给。“所以我们进一步采用现在很火也很成熟的‘在线双师直播大课’方式,通过这种模式供给,满足行业目前发展的需求。”

“问题的出发点一定不是我要融合以及如何融合,一定是家长需要什么、用户需要什么。”余敏强调,“三好网的主体教育形式完全是在线上完成的,原来我们开过线下的学校,确实是经营不过来。三好在线下的布局更多考虑的是招生,我们可能要降低获客成本,进行本土化教研的布局,希望把我们的教学做得更加有针对性。”

于大川则笑言:“我们不是干教育的,而是干互联网、体育和游戏的。抱着对行业批判的态度进来以后,干了很多迭代和创新,我们用游戏、动画、强互动和共享重构了整个教育体验环节,发现原来教育还可以这么做。这些事情很多机构压根就没有想过,所以就发现我们这帮机构突然崛起了。但我觉得这种崛起和冲击对线下机构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些技术和体验早晚会为他们所用。”

他也建议,短期内一个公司应该聚焦,先把线上做到极致再做体验,或者先把线下做到极致,“不要着急做所谓的OMO,步子迈得不要太大”。

扩科破局获客成本难题?

为了提升用户留存率和降低获客成本,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走上了提供更多教育类型产品的扩科之路。

“获客类似于做品类,企业到了一定规模就会想多做点什么。做品类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上下游拓展;另一种是针对同一人群在不同需求上拓展。”余敏表示,“其实我更欣赏同品类,围绕同一个类别的同一个年龄层的用户需求服务是相对来讲更摸得清需求的。”

高寒表示,扩科需要非常好的团队,尤其是在教研、老师和运营方面,都是很复杂的一套事情。所以翼欧现在和国内外各大出版机构合作,希望把教育资源电子化,形成一个资源中心,然后搭配一些课堂设计和教研服务,帮助机构提升自身拓客的能力。

对于在扩科方面应该选择内部孵化还是外部整合并购的问题,与会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建议。

“我们自认为很难去孵化出一个像样的团队。我不认为一个机构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自身生长出来这么多科目,尤其是重要的科目,不管是语文、数学、英语甚至编程都需要大量的教研、实践、总结、用户的体验数据。”于大川表示,“基于这样的条件,我们的扩科只能是不断去找那些有梦想的团队,然后大家一起做更大的事情,相信这个团队足够专业,足够有累积,然后变成一种井喷的需求。”

“不妨整合那些从未接触过市场的师资和教研团队,因为可能会更加容易融合现有的组织基因。”对此,林水源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种人才还是蛮多的,一直专注于公立学校体系几十年在做学科,没有碰过任何市场。我们接触过很多公立学校的优秀教师团队,特别是离退休的,很多特级教师和学科带头人真的非常好。”

上一篇:农行被重罚!违规收取低保、代发工资、医保账户管理费
下一篇:市场形势要变!